“在这个时候,我们应该对自己的能力边界和脆弱妥协,从这次疫情中吸取教训,团结一致服务整体利益,以应对未来类似的挑战。让我们不屈于恐惧和排斥:在全球多元化、互相影响的社会的框架和潜力范围内,问题完全可以解决。挑战的另一面即是机遇。”

新冠肺炎疫情下,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人类的脆弱?4月12日,北师港浸大(UIC)全球化与发展专业课程主任、副教授Edoardo Monaco博士在中国国际电视台(CGTN)官方网站“Opinion(观点)”栏目发表评论文章。

20200414095251

Edoardo Monaco博士

Editor's note: Dr Edoardo Monaco is an Associate Professor and Programme Director of the Globalisation and Development (GAD) Programme of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-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United International College (UIC). Below is his article that was published at Opinion section on CGTN on 12 April.

全文链接(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):Ode to fragility amid COVID-19

中文翻译如下:

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确非常特殊。它并非史无前例,因为全球流行病不是绝对的新鲜事物;它也并非不可预测,因为过去几年里科学界不断发出有关病毒和细菌威胁的警告。但它确实非同寻常,而且极具挑战性。

作为一名常住中国的意大利人,现在却因旅行禁令和限制而困在菲律宾,坦白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在各方面都受到了“重创”。

但我的经历并非个例,还有数百万人受到类似甚至更大的影响。患者、他们的家人和一线抗疫人员不得不为这次疫情付出巨大的代价。有些行政管理者此前可能从未想过要面对生死攸关的决策,也未曾受过类似训练,而现在他们每天要承担这样的责任。我所在的大学反应迅速,将课堂转移到网络,作为大学教师,我可以通过互联网来完成我的工作,但是许多需要亲历其境的工作现在处于危险之中,所以很大一部分人——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,不仅健康受到威胁,生计也面临挑战。

因此,很明显,我不应该为自己感到难过。但是,如何忽略这种压倒性的“集体脆弱感”?要忽略它吗?难道这种全球流行病没有使我们所有人都意识到人类根本的脆弱吗?我认为,我们不应该抵抗或否认这种脆弱感,相反,个人、社会甚至整个人类物种都应接受它。

实际上,这种强烈的、人人可共鸣的脆弱感,可以将我们团结起来,从而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。有些短视的观点,会坚持认为这种问题是“别人的”(某西方“领导人”甚至将新型冠状病毒指定了特定国籍),因此建议将孤立主义作为解决办法。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更应该携手一致,接受我们共同面临的状况,共渡难关,齐创未来。能让我们团结的因素远远大于造成我们分裂的因素。从长远来看,个人主义和孤立主义是根本无法兑现的虚假偶像。在这场危机中,最大的成就是社会协作合力——不是物质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——在统一的指导下,作为一个整体行动,遵守集体纪律,为共同利益笃定奉献。

脆弱使我们想起人类在宇宙中的渺小地位和局限。作为一个物种,我们既不是宇宙的主人,也不是拥有控制自然的权力和能力的全能之神,而仅仅是整体宇宙秩序的组成部分,是复杂的平衡体,是脆弱的物种。我们一直在不断突破野生动植物与人类、城市与农村、利润与风险之间的界限。然而,自然界仍为我们生命的每条纤维、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乃至现在似乎威胁着我们生活方式的微小实体,不断地提供动力。这种基本生命机制需要得到尊重,而这次危机就是严峻而普通的提醒。

脆弱也教会我们分担责任。实际上,我们正在意识到,要实现现代多维度挑战的真正深度和广度,需要深刻的全球公民意识、国际参与程度和服务型领袖才能,因此我们要摒弃只顾“自家后院”的观点。

应对人类的共同挑战,迫切需要能胜任的全球治理行动者,但他们只能这样产生:从基层视野和观点中扩展,或将发展重新定义为整体可持续的追求,甚至可能是国家(和个人)对共同利益特权的实际汇集。从这角度来看,区域平台是建立全球治理的重要障碍,即使是欧盟(区域性超政府组织,一体化进程的产物,整体上能通过稳定与繁荣的方式将充满矛盾的大陆拼凑在一起)也令其公民失望了,因为它无力整体思考和行动。

在这个时候,我们应该对自己的能力边界和脆弱妥协,从这次疫情中吸取教训,团结一致服务整体利益,以应对未来类似的挑战。让我们不屈于恐惧和排斥:在全球多元化、互相影响的社会的框架和潜力范围内,问题完全可以解决。挑战的另一面即是机遇。

作者:Edoardo Monaco

翻译:何锭

(来源:中国国际电视台(CGTN)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