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一名曾经的教育工作者,在伴随自己孩子的学习成长过程中,进一步加深了我对中国教育现状和改革方向的认识和思考。

image20181112boyaxingwuxiang5

邬向明在2018新生家长高桌晚宴上

焦虑的家长

中国教育的现状是什么?人为什么要受教育?教育的目的是什么?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育?获得知识?掌握技能?取得成功?赢得尊重?还是,享受乐趣……现实生活中,我们看到存在着一些显而易见的“怪圈”,人们一边抨击诟病教育,一边无力地在其中沉沉浮浮。

首先是为孩子教育问题而焦虑的家长。在子女教育这条路上,中国的家长遇到的问题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,那就是“焦虑”。甚至小孩还没出生,焦虑就已经开始了。胎教、早教、学区房、兴趣班、补习班、分数、升学、就业等一系列的焦虑,这是一条欲罢不能的“不归路”,家长感觉使的力气甚至多于小孩数倍。

导致家长焦虑的背后隐藏着这样的思考逻辑:那就是,有好分数就有好学校,好学校就有好工作,好工作就有好生活,必须为孩子分数不输在起跑线上的竞争付出家长的一切努力。然而,从“好分数”到“好生活”,我们知道这样的逻辑并不一定成立,但为什么大家都走在这条路上?不得不说,中国的家长为小孩操心太多,另一方面,也是当今教育现实硬生生地把大家赶上了这条路。

异化的教育

这个教育现实就是人们常说的:“轰轰烈烈的素质教育,实实在在的应试教育”。教育理想和教育现实背道而驰。先来说说我们社会不同层面期望的教育理想和目标。

国家设定的目标: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,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,培养德、智、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。(1995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》)——提倡素质教育、全面发展,而由于大国办教育,在紧缺的教育资源分配上摆脱不了应试教育的现实。

家长期望的目标:上学有学位、升学有希望、就业有优势、创业有本领、终身发展有基础。——希望孩子们未来有好的社会地位,而这一切却变成了以“分数”排位竞争为目标。

小孩的目标愿望:玩的天性、广泛兴趣、快乐学习、独特自我、自由空间、少儿的生活。——然而我们的教育没有给这些,却让广大青少年为了分数失去了应有的正常童年生活和快乐。

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常常看到的教育结果是:焦虑的家长、辛苦的孩子、受损的健康、遗忘的知识、脱离的社会、贫乏的技能、精致的利己、片面的成长。

我曾经也是一名很焦虑的家长,基础教育多少年我就焦虑了多少年。而且在高中的关键时期,我的小孩面对高中阶段高考备考压力和升学压力,出现了严重不适应,产生厌学情绪,曾经成绩大幅下滑,失去了好的排位,面对着分数竞争的巨大压力。

重见曙光

我能感受到小孩的痛苦和不快乐。给我们巨大“焦虑”曙光的是倡导博雅教育的UIC。2014年,我的小孩通过自主招生考试成功被UIC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录取,来到了一所与传统高校不一样的博雅大学。然而在欣喜之余,我仍不无担心,虽然脱离了传统教育模式,但是,UIC的教育方式适合他吗?

后来,小孩在UIC的成长带给我越来越多的惊喜,在UIC博雅教育的自主、合作、探究性学习方式下,他学会了学习、生活、共处、健身,变得阳光、有主见、有规划、学习动力十足,成绩也越来越好,原来他适合这样的教育方式。

在观察他的发展和变化中,我对UIC的博雅教育体系也有了更深入的体悟。在现代社会中,博雅教育被认为是一种基于社会中的人的通才素质教育。理查德·莱文在他的演讲集《大学的工作》中这样提到:“本科教育的核心是通识,是培养学生批判性独立思考的能力,并为终身学习打下基础。”通识教育的英文是“general education”或“liberal education”,即“自由教育”,是对心灵的自由滋养,其核心是——自由的精神、公民的责任、远大的志向。它不同于专业教育和专才教育,更加注重孩子的文化修养、思维锻炼与品德塑造。它弥补了基础教育缺失走样的内容和方式,发现每个孩子独特的优势和兴趣,让他们成人、成才,健康阳光的走向社会。概括起来,博雅教育的关键词和目标就是:广博的知识,文化的修养;批判的精神,创造性思维;社会的责任,德性和品格;沟通的水平,领导的能力;强健的身体,丰富的人生。

image20181112boyaxingwuxiang6

2018年4月30日UIC校园开放日当天,邬向明先生与儿子邬可夫

总之,UIC博雅教育解放了12年应试教育对青少年思想的束缚,让他们能自由地发挥个人潜质,自由地选择学习方向,不为功利所累,为生命的成长确定方向,为社会、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。

UIC实现博雅教育的方式方法,首先是招生改革。我们知道UIC刚开办之初,由于招生时间短 ,大众不了解,处于观望中,当年录取的第一批学生,分数很低,但经过UIC的博雅教育,解放了广大学生的大脑和思想,从过去的要我学,培养成我要学,结果招来的高考应试不突出的学生仍成人成才。2013年,UIC开始尝试在广东省实行基于高考的综合评价录取模式,取得了更好的教育成果。数据显示,通过单一高考录取和综合评价录取自主招生进来的学生比较,两者并没有显著的差异,也就是说无论高分和低分,通过学习都能成长成才。

多年来,国家也看到了应试教育的问题,通过多次课程考试改革,尝试排除应试教育对学生的伤害,在三中全会“决定”中就提出,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,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、学生考试多次选择、学校依法自主招生的运行机制,从根本上解决一考定终身的弊端。

UIC打破“唯分数论”的探索和实践不仅证明了UIC的博雅教育是有效的,也为国家的教育改革提供了成功可借鉴的案例。

另外,UIC通过精致博雅的小班教学,丰富多彩的舍堂生活和课外活动,学以致用的社会实践,以及与国际接轨的课程体系和资源平台,构建博雅教育的筋骨和血肉。它给学生们提供了广阔的知识面和社会实践,造就了每一个贴近社会和现实生活独特的孩子。

“成才”与“成人”

我的小孩在UIC大学四年的生活忙碌而又充实。毕业后,他获得了香港浸会大学一等荣誉学位,并获得了多所名校的研究生录取。但是,经过一番思考,他今年暂时放弃了读研,选择先参加社会实践工作锻炼,多了解社会,以利于更有针对性地开展今后的学习,目前在微软亚太总部工作实习。我尊重和支持他的选择,因为,我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打下了为自己的人生掌舵远航基本基础。

四年的大学生活培养了他基本的独立人格、自由的思想和广阔的视野。对于家长来说,我们欢喜于他在努力的“成才”,更欣慰于他在走向“成人”,祝愿他能成为更好的自己,享受他自己选择的人生。

UIC有着独特的“四维教育”理念,即以学生为核心,集合学校、家庭和社会的力量,透过四方的良性互动,形成对学生在学习、生活、家庭、心理、职业发展等方面的全方位关爱与服务,达到培育全人的目标并成功实现学生向社会的顺利过渡。家长是其中重要的教育力量,在每年新生开学,UIC特地举办家长论坛和高桌晚宴,让家长有机会与校领导和专业老师面对面交流,也帮助他们适应从中学生家长“升级”为大学生家长的角色转变。

邬向明先生,2018届UIC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毕业生邬可夫家长。曾为中山大学珠海校区客座教授、北京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、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运动休闲学院兼职教授。原任珠海市教育局副局长,现任珠海市文体旅游局副局长。

 

 

文:邬向明

图:廖秋娴

编辑:温铭辉

本文转自《博雅行》第七期

(来源:新闻公关处)

 

 

校园新闻

2020dbm-poster为庆祝北师港浸大(UIC)建立十五周年,2020工商管理学部(DBM)学生毕业论文及教师研究成果海报展于12月1日正式揭幕。本次展览共展出46篇师生研究论文,其中不乏已于国际顶级刊物上发表的文章。 ...
foodweek1202为了增进师生对食品科学专业,以及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食品安全与健康问题的了解,北师港浸大(UIC)理工科技学部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(FST)于2020年11月23至27日举办了“食品科普周”系列活动。活...
homecoming112811月28日,北师港浸大(UIC)举行了以“滋兰九畹,树蕙百亩”为主题的第六届四维返校日系列活动。300多位校友和100余位新生家长齐聚UIC,共同庆祝学校建校15周年。 活动当...
adrian-bailey“大学是人才库,我们可以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企业和机构提供专业教育、合作各类项目,成为大湾区里的国际化伙伴。” 北师港浸大(UIC)新任分管国际发展的协理副校长贝力行(Adrian...